东方网记者王泳婷9月19日报道:疫情期间进行核酸采样,对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

0 Comments

东方网记者王泳婷9月19日报道:疫情期间进行核酸采样,对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
东方网记者王泳婷9月19日报道:疫情期间进行核酸采样,对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。而在采样之后的核酸检测环节,有一群与病毒正面“交锋”、身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在实验室通宵达旦做检测的“病毒猎手”——上海兰卫医学检验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兰卫”)的核酸检测应急小组。今年的大上海保卫战中,这支“娘子军”占比超过85%的应急队伍,奉命于危难之际,逆“风”而行,他们放弃小家、顾全大家,为上海乃至全国提供核酸检测服务,协助上海十多个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二三级医院、数千家企业完成超过40万例的核酸检测样本。试剂配制——全手工在物资紧缺的时期,每一份核酸检测试剂,都必须由人工来完成。为了把新冠病毒“揪”出来,检测人员杨丹丹放弃在家陪伴孩子的机会,毅然坚守岗位。核酸检测流程的每一环节都是精细活,看似简单的试剂配制,实则每一步操作都要小心翼翼。杨丹丹说,“动作要轻、手法要柔,试剂中的成分都是微量,稍一分神就容易出错,若配比不到位,会导致后面的结果都不可靠。”在上海疫情最吃紧的时候,她平均每天要配制近5万管的标本量。“一进实验室,我们就要把心情调到最平和的状态,心思全放在工作上,不容多想。”杨丹丹告诉记者,“一个试剂盒横向12个孔,纵向8个孔,一共96个孔。配置试剂的过程中,要对着一排排间隔只有1毫米的试剂孔,需要睁大眼睛,全神贯注进行加样。”作为直面病毒的人,杨丹丹自进入10几平方米的实验室开始,就必须身着“三级防护”,这简单的四个字,放在一个人身上,就是裹满全身的防护装备——医用帽子、N95口罩、面屏、密封的医用防护服、双层鞋套和手套。由于防护服一穿一脱通常要1个小时,她在进实验室后不喝水、不吃饭,以减少上厕所次数。在将近3个月的时间里,身上受到层层“束缚”的杨丹丹,通常往工作岗位上一坐就是7、8个小时。每日长时间进行核酸提取、加样等步骤,使用加样枪上万余次,让杨丹丹每次起身时腰椎都酸痛得不行,手腕甚至得了腱鞘炎,“这都是家常便饭,回到家看到宝宝,再饱饱地睡上一觉就都恢复了。”杨丹丹轻描谈写地说道。与时间赛跑、与病毒较量深夜,位于长宁区某大楼内的兰卫中心实验室里总是灯火通明,消杀、加样、检测……应急小组争分夺秒,以精准、高效的检测手段,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扎实可靠的技术支撑。“我们的时间都是以分、秒为单位计算,早一秒完成检测、早一分看到结果。这是在与时间赛跑,与病毒较量。”鞠鹏程是应急小组经验最丰富的成员之一。3月份,上海本土病例出现前,鞠鹏程每天要完成近8000的样本量。上海疫情严峻后,在核酸检测需求量激增、标本量是以前的10几倍的重压之下,鞠鹏程更是每天绞尽脑汁统筹人员安排,寻求在巨大样本量和有限人力资源之间做出平衡,以保证结果的及时上传。当数量巨大的标本摆在面前时,鞠鹏程连续两周每天只睡4、5个小时,单日最高处理样本量达2.7万余份。“核酸检测是辅助确诊新冠肺炎的重要手段和关键环节。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感染者,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传染源。”鞠鹏程说,“在全副武装的负压环境下,我刚开始会觉得胸闷难受,只要一想到,我们正在守护百姓安康,就感觉浑身充满力量。”80、90、00……阻击战场皆英雄今年,是“90后”钱倩来到兰卫的第10个年头。在这疫情发生的近3年里,身兼党支部书记、工会主席和团委书记多职的她,先后到过全国十多个城市开展核酸检测支援任务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,“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我的身影。”钱倩的工作,是根据不同的检测要求,来统筹调配后方的物流、耗材、标本对接流程等,并在每轮筛查结束后上报核酸检测结果。疫情复杂多变,每天的筛查量、筛查人群不断变化,统筹工作事无巨细,在巨大的压力下和工作量下,钱倩有时每天只能睡3、4个小时。疫情期间,高强度的工作和昼夜颠倒,对每个队员的身体消耗很大。脸上写满疲惫的钱倩,却总能注意到队友们的情绪,她第一时间为小伙伴们安排必备物品、做思想工作和心理疏导,让大家安心工作,也因此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“钱妈妈”。兰卫医学以“80后”“90后”为主,去年“00后”也陆续加入这个大家庭。“这次上海疫情防控阻击战中,不少‘00后’站了出来,真是有股生猛劲儿!”钱倩说,“可能大家会认为‘90后’‘00后’有些散漫,但真正到抗‘疫’状态中,每一个青年都能发挥不一样的作用。”衣服湿了又干、干了又湿,但没有人说一句累。核酸检测实验室是抗“疫”工作的“隐形战场”,兰卫应急小组昼夜不停探寻病毒的“蛛丝马迹”,为守护群众的健康提供了真实可靠的检验数据。(受访者供图)